花海_HUAN游世界

愿逐月华流照君。

【好桃】Day 30 结婚(完结篇)

和 @桃露露 的cp30题,终于到了完结篇!


这三十天我写的很纠结,有时为自己的笔力不够而困扰,有时又为自己认真写了但热度不高而泄气。但我不是一个喜欢放弃的人,而且很幸运,我有最最亲爱的桃露露和我互相支持,所以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


感谢每一个认真阅读和评论的人。

过几天还会有关于cp30题的整理和一个小番外送上,敬请期待。


前文看这里

Day1牵手 Day2拥抱  Day3游戏  Day4约会  Day5接吻  Day6穿彼此的衣服 Day7梦境  Day8购物 Day9和朋友消磨时间 Day10兽耳 Day11穿玩偶装 Day12亲热 Day13吃冰淇淋 Day14性别转换 Day15不同的着装风格 Day16晨间习惯 Day17调情 Day18一起做什么事 Day19正装 Day20跳舞 Day21烹饪 Day22并肩作战 Day23 吵架 Day24和好 Day 25做热辣的事 Day26做滑稽的事 Day27做甜蜜的事 Day28凝视彼此的眼睛 Day29其中一人的生日


+++++++


Day 30 Getting Married

 

“Oh Shit!”黄子韬的拳头重重砸上越野车的方向盘,汽车随之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在夜晚人烟稀少的郊外显得格外的清晰。

 

“干嘛呀。”杨文昊抓住黄子韬握拳的手捧到嘴边不住的呼气,“别这么暴躁,你整个人现在可都是我的私人财产,你砸坏了手我要心疼的。”

 

黄子韬没好气的瞪了杨文昊一眼,却没舍得把手抽回来。自打上次自己背着杨文昊在他生日当天策划了盛大的求婚以后,向来内敛杨文昊在他面前就变得愈发坦率起来,甜言蜜语张口就来不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还总是饱含深情的望着他,让他一句“肉麻死了”每每到了嘴边还是又咽了回去。

 

“突然就熄火了,你说这可怎么办。”黄子韬叹了口气,“只能叫道路救援了,也不知道今晚还能不能在十二点之前上山。”

 

杨文昊拍拍他以示安慰,空着的手划开手机,显示屏上的数字显示现在是当地时间晚上十点半。他们现在位于美国阿拉斯加州费尔班克斯市郊外的一处盘山公路边,这条路是通往极光山山顶的,他们在那里订了一座木屋,原本打算到了以后洗个澡,吃点东西,然后舒舒服服的坐在院子里倒上红酒,等待极光出现。谁知道途中汽车突然熄火,还好手机的电量充足,分别给道路救援和木屋酒店前台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又按照规定摆好了警示牌,杨文昊和黄子韬并排坐在越野车宽大的后座上,保存体力,安静等待救援人员出现。

 

到阿拉斯加旅行结婚的主意是杨文昊提出来的。几个礼拜前,杨文昊在自己的生日宴上当着一众亲朋好友的面儿答应了黄子韬的求婚后,各式各样婚礼策划案便通过各种方式摆在了杨文昊和黄子韬的面前。

 

“租个小岛来个热带婚礼吧!”王子奇捧脸,“这样还可以顺便玩真人版荒岛求生,多刺激!”

 

“那不成,还得是去拉斯维加斯的高档酒店!”林梦对王子奇的提议嗤之以鼻,“昊子和韬韬的婚礼怎么也要有私人飞机和加长劳斯莱斯才符合身份!”

 

“真俗。”黄景行白了林梦一眼,“不如去香港办中式婚礼,请成龙大哥做证婚人,咱们陪昊子再跳一次《男儿当自强》。舞佳舞从此就可以改名‘舞加武’了!”

 

“我看行。”石头也跟着煞有介事的点头。

 

“打住打住打住!”杨文昊被他们的七嘴八舌搅得头都大了。虽然兄弟们的祝福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但他私心还是想和黄子韬单独拥有一段难忘的经历作为纪念。“你不是一直想去阿拉斯加看极光吗?”杨文昊转向正为难的翻看着各种婚庆公司宣传册的黄子韬,“不如我们去那里旅行,顺便领证吧。”他凑近一点,趴在黄子韬耳边,小声说“只有你我,天地为鉴。”

 

黄子韬心下一动,去阿拉斯加看极光确实是他的梦想之一,和杨文昊在一起以后,这个梦想就自然的变成了和杨文昊一起去阿拉斯加看极光。他向来向往宇宙的神秘和人与自然的和谐,如果能在极光见证下和他深爱的杨文昊交换戒指,相拥亲吻,怎么想都会是独一无二的浪漫婚礼。

 

“就去阿拉斯加,只有我们两个人。”黄子韬一锤定音,“回来以后再在北京摆酒,把父母朋友都请来一起庆祝。”兄弟们虽稍有失落,但多少理解他们的想法,便欣然答应。于是黄子韬和杨文昊各自安排好了工作,又做足了攻略,这才有了这次极光之行,只是没想到汽车抛锚这种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也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看到极光。”黄子韬仰着头,透过越野车的天窗望着宁静夜空里漫天璀璨的星斗喃喃自语。“州政府的官方预测里说,今天能看到极光的几率是百分之八十。”杨文昊将一侧的车窗打开一条缝隙透气,“如果运气好能遇上磁暴的话,极光可以持续到凌晨三四点呢。”窗外一片寂静,阿拉斯加地处高纬,极光山上即使在秋季也有皑皑积雪,偶尔一两只松鼠在林间跳跃,抖动松枝让积雪落下才会发出些簌簌的响声。

 

这样已经很浪漫了,杨文昊想。星光落进黄子韬琥珀色的眼眸中,竟让他本就优美的侧脸在幽暗的光线里熠熠生辉,杨文昊不禁想起了自己之前看过的一张布偶猫的照片,黄子韬现在的神情就如同那只美丽而又懵懂的猫咪一样让人着迷。我何德何能可以拥他入怀啊,杨文昊又不禁回忆起他和黄子韬那命中注定般的相识相知,第一万次觉得遇见黄子韬真的是自己的最佳幸运。他忍不住伸出手臂搂住黄子韬,把脸埋进他微凉的带着些咖啡香调的头发里。

 

黄子韬觉得有些冷,他顺势抱住杨文昊的腰,让自己和他更紧密的贴在一起。虽然他们都穿着厚重的滑雪服,但他仿佛仍然能感到杨文昊身上散发的暖意。杨文昊就在他身边这个认知让他内心充斥着安全感,没有丝毫对眼前情况的担忧。就这样拥抱了良久,杨文昊突然敏锐的听到车窗外隐约传来柔和低沉的轰鸣,夹杂着些类似闪电的噼啪声。黄子韬也听见了,从他怀里抬起头来。

 

“是极光!”黄子韬兴奋的跳起来,差点撞到了车顶。他们打开右侧的车门,跨过护栏,踩着积雪来到公路和树林间的空地上。刚刚还布满星星的夜空已经开始出现亮白色的带状光晕。光带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如同烟雾飘散一般,时而静止,时而摇曳不定。光的颜色也如同一场电光秀的开场,不断发生着变化,由银白色渐变做蓝绿又变成紫色,最后化成一个硕大无比的光环。黄子韬和杨文昊痴痴的看着,不觉连连发出赞叹,一时之间居然连相机都忘了打开。突然那环的亮度急剧加强,化为散射的流星,泻下一片绚烂的光华,映亮了整个原野,霎时间地面的万物都变得清晰可见了。

 

那边黄子韬还在对着极光虔诚的许愿,杨文昊已经先回过神来。他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对由黄子韬亲自设计,又当众交到他手中的戒指。

 

“韬。”他拉过黄子韬交握在胸前的手,唤回了他的注意力。“我从来都只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杨文昊直视着黄子韬那如同洒落着碾碎星子的眼睛,“我三十三岁了,舞蹈是我毕生追求的事业,也是我最擅长的东西。我还有一个公司,规模不大但势头良好,足以在北京维持一个中等生活水平的家庭。除此之外我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东西了,我性格不算豁达,偶尔喜欢胡思乱想,会把许多话都憋在心里;我自理能力很差,而且丢三落四,也不太会照顾别人。”

 

说到这里杨文昊看见黄子韬眼中带上了些忍俊不禁的笑意,他有些害羞的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但这样平凡的我,却遇见了你不平凡的你。你热情,直接,美丽,让我想把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捧到你的面前。是你给了我勇气,让我成为一个不甘平凡的勇士,为你披荆斩棘;是你给了我力量,让我有信心可以和你携手度过一生。”

 

“现在在这极光的见证下,我发誓愿意一辈子和你在一起,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至死不渝。”杨文昊一手握住黄子韬左手,另一手持起那枚小一点的戒指,举到两人之间。“黄子韬,你愿意吗?”

 

杨文昊的眼神那样认真又充满了无限的爱意,让黄子韬的眼眶逐渐热了起来。他抑制着感动的心绪开了口,“话都被哥哥说了,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看着杨文昊突然紧张起来的脸忍不住破涕为笑,“我只有说一句我愿意了。”

 

他话音刚落,就见杨文昊明显松了一口气,抑制不住的也笑起来。眼泪从他弯起的眼角落下,划过他白皙的脸颊,没入带着雪沫的羊绒围巾里。

 

他们为对方戴上了戒指,然后执手在已经变作了幕状的极光中相视而笑,将这无比幸福的一刻深深镌刻在脑海里。

 

远处传来的警笛伴随着汽车引擎声将他们从梦境一般的浪漫中带回了现实世界,原来是当地的道路救援队伍姗姗来迟。救援人员确认他们没有危险后帮他们检查了汽车,发现只是电瓶没电了,于是为汽车接了电瓶便离开了。

 

“肯定是哥昨天回酒店后忘记关车灯的原因。”重新上路以后,黄子韬忍不住边开车边埋怨杨文昊。“哥你以后可长点心吧!”

 

“你现在想退货也晚啦!”杨文昊握住他放在换挡器上戴着婚戒的手炫耀似的晃晃,“极光作证,你抵赖不得的。”

 

“哼。”黄子韬佯装生气,可是嘴角却忍不住向上翘起。

 

+++++++

 

以山为舷,以海为泉,以天地做庭院,此证白首之约。今后同心同德,互助精诚,可以吵架,可以起争执,但不能冷战,不能分开。

 

余生请指教哦!

 

The End.

 

(这回是真正的The End了!

 



评论(41)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