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_HUAN游世界

愿逐月华流照君。

【好桃】十天(五)

三十辛苦了!!!终于峰回路转可以继续去旅行啦!

美人唐三十:

❤接龙文:同一内容不限文体及题材随意创作。

  十位太太以相声团旅游为主题的系列文——共十章。

(一起写一篇作品,每个人随意发挥,但要承上启下)

第一章by @hsngsneuwbf              请戳
第二章by @花海_HUAN游世界    请戳
第三章by @全幼儿园最可爱🍭   请戳
第四章by @桃露露                      请戳

下一章 @桃纸-ll 

顺便圈一波太太团 @db瞌睡虫  @闻亦璋VTBT  @招福卷er  @叶二 

(ps._(:з」∠)_咳咳咳小萌新第一次写文就跟着各位大佬太太们一起特别荣幸,又因为刚好撞上志愿填报,所以不得不拖到今天,特别抱歉!!emmm写得不好请多包容指正!感谢!!)

(再ps.桃露露老师的梗我…我…我差点兜不住啊 😂😂我尽力了)

以下正文:

  “嘘。”

  语罢,黄子韬便扶着杨文昊坐起,双眼凝视,一双澄澈又勾人的丹凤眼直直地望向杨文昊的眼眸,似乎是要望到他的灵魂深处去。

  “昊昊,你没事儿吧?!怎么回事?!唉唉唉你刚刚突然晕倒一下可吓死我了!可亏了大家走在一起,不然我怎么办啊。子奇哥说你大概是没休息好,唉你说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就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也真是的!你说你要是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应该早点告诉我嘛!我们就晚点再出发了就是了,你看看你,现在脸色这么苍白,哎哟可真是心疼死我了!”

  黄子韬慌乱又着急的面孔不断在杨文昊面前晃来晃去,嘴里不停地絮叨着,担心又埋怨的语气诉说着他此刻的不知所措。

  “哎哟喂,韬,你这有必要吗?!不就是低血糖晕了两秒嘛,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谁叫他早上不吃早饭啊,我看他这是活该。”林梦的声音飘过来,好像是对黄子韬激烈的反应表示严重鄙视。

  “啧啧啧,谁知道某些人昨晚不知道干了些什么搞到凌晨三点才没声儿,早上硬是睡到出发前五分钟才爬起来,还吃什么早饭?昨晚上肉吃得那么饱,怎么可能会饿!”

  黄景行暧昧的眼神在黄子韬和杨文昊的身上游离,赤裸裸的羞得黄子韬直把头往怀里的杨文昊的颈窝中埋。

“得了,现在昊子也没事儿,我这儿随身还备了几块巧克力,昊子快吃了,我们歇会就继续出发吧。”王子奇一边说道一边从背包的夹层里掏出两块巧克力,递给黄子韬。

  [这里…是…是在昨天那什么…三什么牛屎村? …]杨文昊似乎对眼前的情景有点陌生和犹豫,但又实在是想不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似乎就感觉刚刚自己眼前一片黑暗,没了意识[所以…我刚刚只是晕倒了么?…]

“昊昊,快,吃糖。”黄子韬剥下巧克力的糖纸,掰下一小块递到杨文昊的嘴边。

  杨文昊接过糖,嘴里瞬间绽放巧克力甜腻的滋味,又带着一丁点苦涩的香,在舌尖跳跃。味蕾的触动带动各个感官的清醒。杨文昊微微晃了晃头,这才回过神来。

  “好了好了我没事儿了,可能就是突然有点晕,现在没问题了,”杨文昊一边抬头对大家说着,一边轻拍依旧有点不放心的身边人的背,耐心的哄着是为了告诉对方自己平安。

  “看,我就说没事儿吧!杨文昊是谁啊!胃出血都可以挨个几个月的人,稍微晕个两秒都算是小事了,没什么可担心的啊!是吧,石头?”林梦说着同时又寻求着石头的赞同。

“嗯,正常操作。”

  “得嘞,那现在休息也休息的差不多,现在各位大爷可以走了吗?”王子奇说着,顺手提起杨文昊的旁边他和黄子韬的行李,一边询问道。

  “好了走吧走吧,我们家昊昊没事儿,我们昊昊哪有那么虚弱啊!哼这点小问题怎么可能出什么事儿呢,各位不用担心,我们昊昊可是很强壮的呢!”黄子韬自己扶着杨文昊慢慢从草坪上面站起,顺手拍了拍杨文昊屁股上沾到的杂草,一边向亲友团们炫耀自己家的男朋友多么多么厉害。

  
“噗哈哈哈,黄子韬你也真敢说,刚刚不知道是谁哭天喊娘的生怕出了什么事儿,现在看见人没事来说什么昊昊强壮昊昊厉害昊昊顶呱呱,你这马屁可拍得真好哇!”黄景行盯着黄子韬亲昵的动作。一边吐槽道。

  
一路,黄子韬扶着杨文昊,一行人说说笑笑告别三堆牛屎村,前往机场。

【三年后】
(实验室内)
  椅子上的人神色苍白,双眸紧闭,眉头深蹙,豆大的汗自额头滴下,湿了衣衫,紧紧贴在身上,绘出匀称修长却稍显羸弱的身体形状。他大概是瘦了很多,在反复昏迷又清醒的轮番折磨下,仅仅只靠营养液维持生命。又因为被囚禁在封闭的实验室内,终日不见阳光,杨文昊本就白皙的皮肤在此刻似乎显得有些惨白,紫绿色的血管根根明显,更衬得皮肤有点呈半透明,整个人笼罩着一种圣洁又令人心疼的光。

  “怎么样…他不会出什么事吧?”男人似乎有点担心,怀疑地看着淮博士。“BOSS 虽然说不惜一切办法找到东西,但他说一定要活的,这可是黄子韬最重要的人,留着还有用呢。你要是不行…就赶快收手,免得招惹麻烦。”

  “不,不可能!药已经注入身体,收手?哼,我怎么可能收手。你就看着吧,等待着毒素慢慢发生作用,看我如何一步一步‘撬开’他的脑袋,我就不信问不出黄子韬的位置!”

  “你也别太过分了”男人嘱托道,他不敢想象一介文弱书生,居然像自己老板一样,如此心狠手辣,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毕竟自己只负责把老板的话带到“BOSS说了,要是不赶快把黄子韬的位置问出来,你要的技术资金那可就想都别想了。顺便说一句,你老婆我们昨天帮你照顾得很好,可今天会怎么样,那可就说不准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男人甩下狠话,便不再停留,转身向实验室外走去。

  
“淮…淮博士…现在怎么办?明明药都已经注入了,可是昊哥依旧还是不见好转。这群人真的是毫无人性,为了找一个什么东西,就把一生龙活虎的人折磨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太残忍了!”
  
  待男人离开实验室,助理便小声抱怨,在对老板凶残手段的难以置信的同时,又无时不刻透露着对椅子上的人的担心。

  “小赵,别心急,这个药是我精心调配的,他会慢慢修复杨文昊受损的神经。因为他伤的太严重了,我才不得不用这一款药。它虽然效果最好,但却会使感到人极冷极热,不断变化,十分痛苦。不过别担心,既然我已经帮他把记忆封闭,就不用担心下面的人再对他做什么。”
   
淮博士眼里的凶恶自男人离开后立刻收起。反倒是显得有些得意。

“这群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想从杨文昊口中套出黄子韬的下落,天真。”
  
  “嗯博士说得对!昊哥可是宁愿牺牲自己也不让我们韬哥受一点伤的啊。不过…嫂子一个人还在下面,会不会真有什么事儿?”

  “哈哈哈,小赵,你还担心淡淡被别人欺负吗?她那个性子,不欺负别人就已经很不错了。特别是黄子韬的敌人,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提起老婆,淮博士的眼里倒是溢满深情,宠溺的语气里充满着甜蜜。

“咳咳咳…是的是的,嫂子的脾气早在三年前我就已经领略过了,不担心…不担心!”小赵连连摆手,一头虚汗,似乎还对三年前淡淡和黄子韬鬼灵精的捉弄记忆犹新。

“三年了啊…”淮博士从左胸口袋里掏出钱包,从夹层抽出一张相片,精心保护下的照片仍像新的一样。一群人的笑容灿烂,尤其是淡淡和黄子韬,笑的花枝乱颤。当时的自己站在淡淡的身侧,脸上挂着微微的不好意思的笑,耳朵上的红色显而易见。

  那是自己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开心。

  淮博士看了看椅子上的杨文昊,再看向照片。只见照片上的他站在黄子韬的旁边,托着他的腰,给他一个支撑点,好让他别笑倒了下去,眼里的宠溺与深情不言而喻。

   “原来…已经三年了。”

  淮博士指腹轻轻摩擦过照片,只见照片里夜色暗淡,身后的极光璀璨。

评论(1)

热度(100)

  1. 花海_HUAN游世界美人唐三十 转载了此文字
    三十辛苦了!!!终于峰回路转可以继续去旅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