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_HUAN游世界

愿逐月华流照君。

【好桃】Day 28 凝视彼此的眼睛

和 @桃露露 的30题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我策马出征,马蹄声如泪奔。”——《醉赤壁》by林俊杰


建议配合MV食用。


前文

Day1牵手 Day2拥抱  Day3游戏  Day4约会  Day5接吻  Day6穿彼此的衣服 Day7 梦境  Day8购物 Day9和朋友消磨时间 Day10兽耳 Day11穿玩偶装 Day12亲热 Day13吃冰淇淋 Day14性别转换 Day15不同的着装风格 Day16晨间习惯 Day17调情 Day18一起做什么事 Day19正装 Day20跳舞 Day21烹饪 Day22并肩作战 Day23 吵架 Day24和好 Day 25 做热辣的事 Day26做滑稽的事 Day27 做甜蜜的事


+++++++


Day 28 Gazing into each other's eyes

 

1.

“你要杀便杀,何须多言?”

“我不会杀你,我会好好爱你。”

 

2.

杨文昊在一片白色的混沌中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仿佛置身于古装戏的拍摄场地。屋子里弥漫着飘渺的檀香气,四周摆设着编钟铜鼎,正对门口的桌案前垂着从房梁落下的珠帘,上面放置着摊开的竹简和笔墨,桌案后架着的纸质屏风上书“如意轻屏风静冷清”,将内室遮了个严实,只看得见些模模糊糊的光影。

 

他迷茫的走过去,努力想认清竹简上面不甚工整的字迹,那字迹他似曾相识,此时却无从回忆。他一一抚过案头的陈设,这里的一切他从未见过,却感到无比的熟悉,若非他向来不信神佛,一定会认为是前世的记忆。

 

小心翼翼的绕过屏风,来到内室,杨文昊吃了一惊。打开的轩窗前站着一个竟站着一个人,那人很高,宽袍大袖,三千青丝一半在头顶攒成发髻,一半披散下来遮住他整个背部。杨文昊看不见他的脸,却莫名觉得这个人自己一定认识。

 

“打扰了,请问……”杨文昊踯躅着出声,那人却置若罔闻。忽而窗外似是起风了,木头窗棂吱呀作响,有花瓣被吹进房间,落了那人满头满肩。在漫天花雨中那人转过身,逆着光,杨文昊还是看清了他的模样。

 

黄子韬。杨文昊下意识呢喃出声。他绝不会认错,他曾在夜深人静时深深吻过的,那细长的眉,上挑的眼,高挺的鼻梁和微翘的薄唇。可“黄子韬”仿佛看不见他,他面无表情,虽面向杨文昊的方向,可眼神却没有焦点,仿佛正透过他望向未知的方向。

 

他向他走过来,杨文昊未来得及反应,“黄子韬”竟然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杨文昊心下大乱,转头看他衣角消失在内室,慌忙追了出去。他呆立在那里,看“黄子韬”面带凄哀而又温柔神色抚过角落里架子上的一把封在剑鞘内的宝剑,又看他来到桌案前研墨,纤长手指提着毛笔,一笔一画的在一张宣纸上书写。杨文昊凑过去,越过他的肩头,看“平安”两字落在纸上,晕开一片斑驳墨迹。

 

你究竟是谁?我又是来到了哪里?

 

3.

太阳落下又升起,似是过了一夜。在这期间没有别人出现,“黄子韬”不说话,也不出门,时而坐在内室凝望铜镜里自己的脸,或是在小院的石桌上摆出酒杯自斟自酌,喝到酩酊大醉伏在桌上睡着。杨文昊忍不住想碰触他飞红一片的脸,伸出的手却没有实体,只能徒劳的又收回去。

 

“黄子韬”睡着的时候杨文昊出了院门查看,发现这院子竟坐落在山里,且门口有重兵把守,和外界相通的山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看守甚为严密。杨文昊无法判断这是什么年代,又在发生着什么样的故事。

 

那个很像黄子韬的人现下正坐在门廊上抚琴,七弦古琴音色低沉,在他指下却铮铮若风雷。杨文昊坐在他身旁看他,他知道他看不见他,却仍忍不住想陪在他身边。

 

院门外嘶鸣的车马声打断了“黄子韬”的弹奏,杨文昊看见他的脸瞬间冷了下来,抱琴站起要往屋里走。杨文昊正想跟着他进去,院门就开了,一个玄服华冠的中年男人在几个仆从的簇拥下走进来。

 

“见了我们丞相怎么不跪?”一个仆从冲着“黄子韬”呵斥。“黄子韬”没有反应,只是挑起一边唇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眼神里仿佛带着无言的轻蔑和悲悯。

 

“公子神气不了几天了。”那中年人拦住妄动的仆从,神色无比阴郁。“你的将军倒是勇猛,只是寡不敌众,他带领的军队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公子还是早日交出玺印,盖在降书上,归顺了我,这样你的将军也不用白白送命。”

 

“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乃是男儿幸事,我朝子民各个有此壮志,丞相大可不必操心。”“黄子韬”表情自若,杨文昊却细心的发现他握着拳的手在微微颤抖。“丞相此来若只为劝降,还是快些回去吧。”

 

“不自量力。”那中年人讥讽的哼了一声,便带人离开了。院门重新被锁上,“黄子韬”凝视了那关上的大门良久,走回屋内。杨文昊看着他又拿起了那把尘封的宝剑。宝剑出鞘,锋刃透着寒光,剑气逼得杨文昊不能直视。“黄子韬”拎着那剑来到院里,提着石桌上的酒壶朝剑锋倒下去,然后在满院的落红里舞动起来,带着绝望的悲怆劈开沉闷的空气。杨文昊看他翩若惊鸿的身影,脑袋里充满着“一舞剑器动四方,天地为之久低昂”之类的诗词。他大概明了他处于什么样的境遇,又为什么而忧伤。

 

你的将军身在何方?我又该如何帮你脱困呢?

 

4.

几声杜鹃的啼叫在寂静的院落中回响,透过窗棂能看见远处的天空泛着鱼肚白,天亮了。又是漫长一夜,这一整夜“黄子韬”未曾合眼,只是坐在铜镜前不断用檀木梳子一下下梳理他的长发,偶尔发出轻声的叹息。杨文昊守着他,他什么也做不了,心里无比的哀伤。

 

院子里隐约有传来嘈杂的人声,杨文昊心里一紧,他刚要竖起耳朵仔细去听,就看见“黄子韬”皱起的眉头居然有了片刻的松动。“一定是他办到了。”杨文昊听见他低声自言自语。

 

“黄子韬”起身向外走,杨文昊跟了出去。来的还是昨天那个中年人一行,却是灰头土脸一身狼藉。

 

“他怎么可能早就突围出去了?”那中年人气急败坏的想来捏“黄子韬”的下巴,却被他灵巧的躲了过去。“是不是你给他传递了消息,他才会发现这个地方,带队赶来救你?”

 

见“黄子韬”一言不发,那中年人更是生气。“把他给我绑到屋里,在这院子里堆上草垛,浇上火油,那人若是来了,就让他们同归于尽!”

 

仆从们听了命令,一拥而上,“黄子韬”虽有武功,却寡不敌众,被夺去剑绑住手脚押回了屋里。杨文昊看见了全程,急的团团转,却无计可施,他无法触碰到这里的一草一木,束手无策仿佛置身于一场真实的电影。他只能陪在“黄子韬”身边守着他,看那些人把这院落变成无边火海。

 

院里火光滔天,浓烟很快窜进屋里来,杨文昊无法感受到热度和烟气,却能感受到“黄子韬”的痛苦,他被堵住了嘴,不住的咳嗽,大滴的泪珠涌出眼眶,在他布满灰尘的脸上冲出两道深深的痕迹。杨文昊双手虚环住他,被绝望湮没,他可以在这人间地狱里陪他撕心裂肺的哭泣,而他的泪水却始终落不到他的脸上。

 

“韬! 你在哪里?”一声焦急的大喊传来,“黄子韬”全身一震,拼命的挣扎起来,无奈绳子绑的太紧,他挣脱不了,只能尽量从嗓子里发出些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杨文昊感到有些熟悉。终于一人如盖世英雄踹开大门,背光而立。那人身穿铠甲,满身血迹,脸上也沾上了污迹。杨文昊瞬间愣在了当场——那人长了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正焦急的穿过一片狼藉的屋子向他们跑来。

 

“你没事吧!”那人流着泪给“黄子韬”松绑,扶他起来,两个人激动的搂在一起,流着泪笑着。“走,我带你出去。”杨文昊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松了一口气。原来在这个时空,仍然有一个杨文昊保护着你。杨文昊感到有些欣慰,他跟着互相搀扶的两人穿过正厅,走到还燃着火焰的庭院里。

 

“危险!”杨文昊眼见着他们就要走出院门,院里没烧尽的草垛突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爆炸物已然在院子里又一次燃起一片火海,瞬间淹没了那两个身影。

 

“不要啊!”杨文昊大喊,然后他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该如何保护你?我不要你同我共死,我要我们都活着。

 

5.

“昊昊!”

“杨文昊!”

 

是谁在叫我?杨文昊感到自己意识沉浮在一片纯白色的虚无里。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是黄子韬的声音。“黄子韬……”刚刚的黄子韬死了,他好像是一位主君,和他的将军一起死在了一场大火里。

 

那个将军是我,那么我也死了吗?杨文昊觉得自己的脑子不甚清晰,整个人好像在不断的下坠。黄子韬的声音不断回响在他耳边。“不要……”杨文昊感到心脏一酸,“不要死!”

 

他猛的睁开眼睛,昏暗的灯光下,他勉强能分辨出白色的天花板,和鼻尖萦绕着的消毒水的气息。杨文昊松了口气,缓缓平复着因为漫长的噩梦而紧张的心跳。原来他正身处医院的病房里,床边的架子上挂着的吊针还在源源不断的向他的血管里注入药物,床头放着一篮水果和一杯水。一个被削了一半的苹果放在水杯盖上,表面有些微微的氧化,变得凹凸不平。

 

记忆慢慢回到脑海,杨文昊猛的记起之前他好像是在工作室练舞,怎么突然就跑到医院了呢?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缝隙,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蹑手蹑脚的闪进来,看见他靠在床头,一把扑了过来。

 

“哥啊你总算醒了!”黄子韬似乎是大舒一口气。“你可吓死我了。”

 

“韬啊。”杨文昊握住他的手,“我这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黄子韬含嗔带怨的瞪了他一眼,“您老又一次跳舞跳到不记得吃饭,胃病发作晕了过去呗!”他叹了口气,接着说,“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你要是有点儿什么事儿,我也不活了,我……”

 

“呸呸呸!”杨文昊赶紧捂住了他的嘴,防止他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他深吸一口气,直直看着黄子韬带着些许雾气的眼睛,那里倒映着他认真的脸,“以后不会这样了,我保证。”他说,“我还要保护你一辈子呢。”黄子韬闻言有些羞赧的笑了,俯身过去抱住了他。

 

还有下辈子和下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想保护你。杨文昊在心里说。

 

The End.

 


评论(23)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