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_HUAN游世界

愿逐月华流照君。

【好桃】十天(四)

😂???

桃露露:

❤️ 接龙文:同一内容不限文体及题材随意创作




十位太太以相声团旅游为主题的系列文——共十章


(一起写一篇作品 每个人随意发挥 但要承上启下)


第一章 by  @hsngsneuwbf  红豆体 请戳👉十天(一)
第二章 by @花海_HUAN游世界  请戳👉十天(二)
第三章 by @全幼儿园最可爱🍭   请戳👉十天(三)


下一章作者 @美人唐三十    敬请期待!




顺手圈作者团


 @桃纸-ll   @db瞌睡虫  @闻亦璋VTBT  @招福卷er  @叶二 




===============================


第四章




       今天又是上山又是奇怪的变化,回来又被这妖精榨了两次,杨文昊渐渐发困起来,眼皮子开始打架,黄子韬的面容也逐渐模糊起来,他听到他在说话,但耳朵像灌了水声音都变得不真切起来。


       “……昊昊,那个东西……在哪里……”


       “在哪里……我的……”


       什么东西?


       杨文昊勉强打起精神来,努力睁开眼仔细去听黄子韬问的话,才被疼爱过的人眼里闪着光,嘴唇被抿得红红的,他在说:“我的那个……我找不到了……你知道在哪里的……”


       “你的东西……在……”昏沉的感觉又来了,像是太累了,可身体不该这么沉重。


       “对,里面有我最重要的东西呀,我找不到了,你告诉我好不好?”黄子韬的声音飘渺得不真实,像塞壬在黑夜用歌声引诱水手。


       “不……你的记性比我好,你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东西在哪里……”杨文昊不太清醒的大脑里突然闪过一丝怀疑,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不对!你记得的!你肯定记得!”黄子韬像生气了,突然拔高了声音,杨文昊想去拍拍他的背安抚,却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劲,他听到那个声音还在继续发问,“你快想想,你知道我放哪儿了对吧,我什么事情都会告诉你,我这样爱你,一定告诉过你的……昊昊,你也最爱我了,快告诉我那个东西藏在哪里了……”


       不,不对。黄子韬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这样具有强烈目的性的诱哄,那个直性子的人绝对做不出来,那这个人到底是谁?


       杨文昊抗拒着疲劳与困顿,大脑开始运转,耳边不停的询问声却总是打断他的思路……对了!这不是黄子韬!虽然很像,但这种声音是收集了真声之后利用波形合成技术采样换算成语音的,难怪带着合成音的冰冷——这是陷阱!


       这是陷阱!杨文昊,醒过来!


       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杨文昊只能微微触动手指,摸到木床下突起的木刺,他使劲掰下来狠狠扎进了手心!终于,恼人的吵杂声不见了,杨文昊彻底陷入了黑暗。


       在失去意识前,他只想到一个念头——保护黄子韬。


       充斥着惨白灯光的实验室,复杂冰冷的仪器发出高鸣警报,一个穿着白大褂医生打扮的人赶紧替坐在椅子上的人把头盔取下来,只见那人双眼翻白口鼻流血,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旁边一个助手眼神惊恐地看向他:“淮、淮博士……我们又失败了……”


       被称作淮博士的中年男人脸色乌黑,盯着无菌台上浑身苍白插满导管的男人,眼里的仇恨快要满溢出来,他把手里的头盔往地上一甩,生气道:“先把这个废物拖下去医治,醒了就问他在梦境里问到了什么!至于杨文昊……”


       “哼,加大剂量,把前几天研发出的新毒素打进神经,我看他还挺不挺得住!”


       “可……可那种毒素还没有上过人体试验,万、万一产生排斥……”


       “死了就死了!”淮博士更加生气,没有什么比实验遇到了瓶颈更让一个所谓的科学家愤怒了。实验室里除了仪器发出的运转声,就是他怒不可遏的咆哮,“一个杨文昊死了,还有黄景行王子奇,我倒要看看有几个人能到死也撬不开口!废物!都是废物!”


       “博、博士……”


       淮博士正要打开实验室大门出去,却在门口看到了一个身高马大的男人,他歪靠在门边,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似乎正在等淮博士出来。


       “哟,淮博士,脸都要气黑啦?”此人堵在门口,谁也过不去。他慢慢走进淮博士,迫使这个愤怒的中年男人往后退,助理拿着记录板僵在一旁,剑拔弩张的气氛他根本不敢动。


       “哼!你来干什么?”淮博士别扭地转过脸,不拿正眼瞧他,他不爱和这种人打交道。


       “我听说博士又失败了,这是第几次了?”男人朝助理努努嘴,也不要听回答就径自继续,“不是我说,为了抓这个几人,咱们死了多少兄弟?现在人也给您抓回来了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就是死活问不出人和东西在哪!博士,您可别拖后腿。”


       “你以为我想么!这个杨文昊受过专业训练,普通的心理干预根本达不到效果!我们只好逐渐控制药物剂量才能探测到他一点记忆,可每到关键时刻就会被他自行切断!只能问到他确实和黄子韬在一起,但是别的什么也不肯说!”


       “OK、OK,BOSS对您的具体催眠过程并不感兴趣,咱们之前就说好了,您帮我们从他们口里寻找那东西的下落,我们答应为您的研究提供资金支持,互利互助。所以,您最好是加把劲,不然这个合作要是打个折扣,就不太美了。”


       淮博士被男人三言两语说得情绪更加激动,而男人并不在意,他从一边拉过一把椅子,看着无菌台上毫无生气的杨文昊。


       “博士,坐吧,来谈谈进程。”


       “杨文昊确实和黄子韬是恋人,他肯定知道些什么!”淮博士平复下心情顿了顿,“但是我们在窥探记忆过程中问到相关的事情就会让他关闭记忆阀口,这是早就设定好的催眠效果。”


       “早就设定好的催眠效果?”男人凑近了一些,颇有些兴趣。


       “对,也就是说有人,或者是他自己,事先就对自己催眠,如果被问到相关事件就保持沉默,但是我不知道催眠的提示词是什么,只能慢慢试探……”


       “没有时间慢慢试探了!到现在黄子韬还有那个重要的东西一个都没找到,如果抓到黄子韬也就算了东西可以不用找,可现在外面的势力都盯紧我们,根本不能大范围找人,”男人眼神阴鸷起来,“所以,你要不择手段从他们身上下手看能不能找出那个东西的下落!”


       “所以我打算用最新研发的神经毒素。”淮博士低着头,看不出什么表情。


       “你之前说对人脑破坏力极大的那个?有效果吗?”男人显然有点吃惊,他没想到杨文昊心理防线竟然如此强大,竟然逼到博士用上这种东西。


       “还没做过人体实验。”


       淮博士看着眼前的男人,两人无声对视暗处交锋,男人拒绝道:“不行!杨文昊是黄子韬最亲近的人,也是掌握信息最多的人,万一他毁在你手里岂不是功亏一篑?”


       “呵呵,不是还有几个人么?”


       “你是说?”


       “那几个虽然也受过专业训练没问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是专门安排到黄子韬身边装作朋友负责保护他的,一般的心理干预怕是难以得到你想要的结果。既然你觉得杨文昊知道的最多要把他留着,那我们就先从其他人开始一个一个来,总能顺藤摸瓜找到点什么。”


       淮博士的眼里闪烁着疯狂的光芒,对未知的好奇心和探索欲望已经让这个研究狂人丝毫不考虑人性道德,心如鬼蜮,魍魉横行。男人有点自嘲地想,虽然自己也是亡命之徒,杀人无数,可他到底心里还把人当人,而不是低贱的物种肆意践踏!不过说到底,他和淮博士不过都是疯子罢了。


       “好,我帮你向BOSS申请你的提案。”


 


 


       昊昊……


       昊昊……


       昊昊哥哥……


       是谁在喊我?


       杨文昊从刺眼的阳光中睁开双眼,暖洋洋的感觉,四周是草木的气味,还有鸟叫在山谷中的回响,好像是……他们几人曾经一起去过的小山村。他似乎躺在草地上,头顶出现一片阴影,他适应光线后看到那是他的小爱人黄子韬。


       他……他有好多话想问,你受伤了吗?现在安全吗?快点躲好不要被抓住……


       杨文昊刚要开口,却被黄子韬捂住了嘴,他看到黄子韬细长的食指竖起来,轻轻贴在那双嘴角翘起的唇上,对他做了一个动作。


       “嘘。”



评论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