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_HUAN游世界

愿逐月华流照君。

【好桃】Day 22 并肩作战

和 @桃露露 的CP30题


怕刷tag的小伙伴看不见,还是重发了。很感谢昨晚在我首页给没有正文的帖子点赞的朋友们。


这次是真车???(笑


一个比较走心的AU,憋了好久还是选择仔细完成才发出来。题材可能不是很大众,但也希望你们喜欢。


前文

Day1牵手 Day2拥抱  Day3游戏  Day4约会  Day5接吻  Day6穿彼此的衣服 Day7 梦境  Day8购物 Day9和朋友消磨时间 Day10兽耳 Day11穿玩偶装 Day12亲热 Day13吃冰淇淋 Day14性别转换 Day15不同的着装风格 Day16晨间习惯 Day17调情 Day18一起做什么事 Day19正装 Day20跳舞 Day21烹饪


+++++++


Day 22 In Battle, Side-by-side

 

公路赛车手AU

BGM:《Range Your Dream》by M.O.V.E

 

深夜的盘山公路幽暗寂静,只有路灯发出的昏黄光线,坑坑洼洼的防护栏边,草丛里偶尔传来几声不清晰的虫鸣。忽而一阵引擎的轰鸣从由远而近,一辆黄色的跑车闪电般疾驰而过,红色的尾灯仿若划过夜空的流星。

 

车在山顶停下,身材高挑带着鸭舌帽墨镜的年轻男人从里面钻出来,倚靠着这辆黄色迈凯轮的车身站定。男人名叫黄子韬,今年二十五岁,家境殷实,高中毕业到韩国进修音乐,二十二岁学成归国,在家人的帮助下创办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娱乐公司,自己担任总经理兼制作人。

 

除了音乐这项终生事业以外,黄子韬还有一个烧钱的爱好——赛车。他从小就爱看头文字D一类的赛车题材的漫画,梦想能有一天和主人公们一样驾驶着属于自己的跑车追风逐电。长大了更是将想法付诸行动,用这几年赚到的钱组建了一个小小的车队。

 

队员算上他一共十一位,都是黄子韬在各种公路赛中结识的。大家都不是职业的赛车手,但都对驾驶和汽车抱有一腔热忱。车队成军不长,刚刚一个月,黄子韬为他们起了个可爱的名字——西泡泡C-Pop,那也同样代表着他的音乐梦想。今天西泡泡第一次以团队的形式接受别队的挑战,比赛定在十二点。虽然前几天已经来勘察过,但作为队长,黄子韬今天依然提早出发,到场做准备。

 

燃起一根细长的爱喜,黄子韬摘下墨镜,露出眼尾狭长的漂亮眼睛,低头看了眼腕表,镶着钻石的异形指针刚好指向十一点的位置。周围没有别的车,他果然来的太早了。叹了口气,他掏出手机,开始给自己的队友杨文昊发短信。

 

说起认识杨文昊的过程,黄子韬至今仍然感觉很神奇。一个月前他终于提到了这辆全碳纤维的迈凯轮,兴致勃勃的开着新车去参加朋友组织的公路赛。那天黄子韬本以为凭借这辆F1级别的超级跑车再加上优异的技术,他一定可以在比赛中拔得头筹,从此在赛车界声名大振。没想到在终点前的最后一个发卡弯,他被一辆改装过的白色马自达跑车从内弯轻易超过,只能屈居第二。到了终点黄子韬见到那辆马自达的驾驶员,他一身白衣,表情冷淡,坐在那里既不笑又不说话,一幅世外高人的样子。黄子韬后来才知道,那位驾驶员就是名镇京郊,人称“京城白彗星”的大神杨文昊。

 

杨文昊今年三十三岁,跳了十多年现代舞,年少时也在不少国际赛事中获过奖,是位不折不扣的艺术家。几年前他因伤退出幕前,和几个好友一起创办了舞蹈学校,开班授课,将现代舞艺术发扬光大。赛车算是杨文昊的业余爱好,他把它当作一个发泄压力的绝佳途径。只是他一向做什么便要做到最好,练舞之余常常独自一人驾车钻研技术,偶尔也去参加些街头赛,居然成绩甚好。一来二去他和他的改装车逐渐在圈内有了名号,越叫越响。杨文昊有些慢热,赛车又是一个人的运动,因此在他在圈内向来没什么朋友,单打独斗,直到黄子韬的出现。

 

至于黄子韬怎样轻易打破了他高冷的面具和他成为知己,又把他拐进了自己的车队,就都是后话了。西泡泡的第一次比赛有杨文昊出场,黄子韬有必胜的信心。他刚刚发出去信息,便听见远处山谷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咆哮声,那声音听起来像是不止一辆车。过了一会儿,果然一队车打着双闪进入停车场,随着头车的远光灯被关闭,黄子韬看清了为首那辆熟悉的白车的牌号。

 

“昊昊!”黄子韬欢快的冲过去,扑向了从白车下来的高大男人。那男人和黄子韬身高相仿,看着比黄子韬要更壮实些,脸和眼睛都圆溜溜的,深色的牛仔外套和黑色的破洞裤衬得他皮肤比月光还要白皙。见黄子韬扑过来,男人有些羞涩的舔舔唇,咧嘴一笑,双眼了眯缝成月牙,然后张开手接住了黄子韬。

 

后面车上的西泡泡队员们也陆续下来了。大家围在黄子韬和杨文昊身边一边聊天一边等待对手的到来。时间过的很快,到了差十分钟十二点的时候,另一个车队才姗姗来迟。黄子韬和对方的队长寒暄几句,并确定了比赛规则。可当杨文昊和对方出战的车手准备就位时,山间突然下起薄雾来。这场始料未及的薄雾虽然不严重,却也影响了山间的视野,加剧了比赛的危险系数。

 

对方的车手自诩身经百战,不屑于因为雾气取消比赛,只说为了安全起见副驾驶可以再坐一位成员做为观察员。黄子韬正犹豫着,杨文昊捏了捏他的手,表示他可以安心,黄子韬便放心的答应了。

 

“你愿意坐在副驾驶吗?”比赛开始前杨文昊这样问。他的眼神温柔,饱含着无限的自信,黄子韬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能近距离观察大神驾驶的奥义,而这位大神还是他最崇拜的杨文昊,这个认知让黄子韬格外的兴奋。

 

没人知道,黄子韬其实偷偷的爱慕着杨文昊。他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也不知道是怎样开始的,也许是初见那天月色太美好,又或者是第一次握手时杨文昊温热的手掌很有力量。在后来的交往中,黄子韬发现他和杨文昊的灵魂十分契合,虽然他们的经历不尽相同,但不妨碍他们对生活产生相同的感悟。这样的相合让他愈加想接近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终于有一个晚上,黄子韬和杨文昊喝酒聊天时,酒精的刺激下他发现自己居然想亲吻杨文昊近在咫尺的脸。那一刻他终于承认自己已经对杨文昊产生别样的情愫。黄子韬向来坦荡,喜欢了便认了,只是他不清楚杨文昊内心到底怎样想,一直没有贸然表白。今晚上天居然给了机会,让他可以和杨文昊并肩作战,机不可失,于是黄子韬决定在比赛结束后向杨文昊吐露衷肠。

 

驾车和对手并列在起跑线上,杨文昊转头去看副驾驶位的黄子韬,他已经系好了安全带,双拳紧握擎在胸前,一幅又紧张又兴奋的样子。感到杨文昊正看着他,黄子韬回过头去和他对视,闪亮的眸子泛着水光。这时裁判举起了小旗,杨文昊勾起一边嘴角冲黄子韬笑了一下,然后熟练的拉手刹挂档。“走了!”油门轰鸣,裁判哨声响起,杨文昊轻声吐出两个字,同时放下手刹,车子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两车齐头并进,黄子韬紧握着把手,透过窗户观察对手的动向。对手驾驶着一辆改装很夸张的三菱跑车,增压涡轮的噪音震耳欲聋。进入第一个弯道之前,对方的驾驶员不要命的猛冲,借着马力上的优势率先入弯。错车的时候黄子韬分明看见了对方竖起的中指和轻蔑的笑,但他丝毫不担心,毕竟杨文昊面对他的迈凯轮都能反败为胜,打败对手自然也不在话下。

 

夜风乍起,吹散薄雾,行车的阻力变大,对手不得不开始减速,杨文昊没有冒进,而是保持着车距紧跟对手,等待超车的时机。黄子韬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杨文昊,他认真驾驶的的样子与他平时日里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和私下里有点迷糊的样子都不一样,那专注的神情和娴熟的技术让他每一个动作都散发着动人心魄的魅力。

 

极速行驶的汽车,车头灯只照亮几米的范围,两旁隐隐绰绰的景色在黑暗中被他们毫不留情的甩在身后。但黄子韬完全不害怕,他在颠簸中紧紧抓住把手,时不时从后视镜里对上杨文昊的眼睛,杨文昊表情轻松,甚至有余力朝他眨着眼睛。黄子韬有些害羞的抿着嘴,在这速度与激情里,胸中激荡起无比的爱意和豪情。

 

路程不觉过了大半,距离最后的弯路已然只有几百米的距离。黄子韬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杨文昊一定会一举超车,取得胜利。仔细确认了远处没有对头车,又观察了两边护栏的情况后,黄子韬朝杨文昊点了点头。他们的车子紧跟着对手的车入弯,对方拉了手刹置动,车子尾部因为惯性瞬间甩出,车体横转开始漂移。黄子韬盯着杨文昊的手,想学习他的刹车技巧,可杨文昊居然完全没用手刹,他只猛踩刹车,便将车身和前车平行。马上对手要出弯了,黄子韬大气都不敢喘,这时杨文昊加了油门,使车头向外滑动,又扭动方向盘使前轮外摆,修正车头的角度,对手对他大胆的逼近始料未及,肉眼可见的的收了速度。

 

他们的距离很近,黄子韬透过玻璃看见对手一脸目瞪口呆,忍不住内心欢呼起来,他知道他们已经赢了。那只是几秒钟的事情,杨文昊的车头超过对手,成功率先出弯,前面还有一小段狭窄的直路便是终点,对方再也没有反败为胜的可能了。

 

到了终点,裁判挥舞着旗子,宣布西泡泡的胜利。消息很快通过对讲机被传给了山上的队员们,欢呼声立即通过电波传回山下,黄子韬忍不住振臂高呼。杨文昊站在他身边温柔的笑着,他向来在公开场合不喜形于色,但也忍不住眉眼弯弯。

 

我爱死你了。”黄子韬抑制不住爱意,直接回身搂住了杨文昊的肩膀,把脸埋在他锁骨处,呼吸他身上香水的味道。夜风微凉,但杨文昊身上很温暖,他丝毫不觉得冷。良久,杨文昊伸出手捏上了他的脖颈。

 

“刚刚害怕吗?”杨文昊问。

 

“不怕。”黄子韬抱紧他,蹭了蹭。“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他想了想又问,“你会一直在的吧?”

 

“一辈子都会在的。”他听到杨文昊轻轻的说。然后他感到杨文昊捏着他脖子的手顺着他的后背滑了下去,搂紧了他的腰,又开了口。

 

这次,黄子韬听到了一句“我也爱你。”

 

+++++++

 

我们可以有一千种身份,一万次相遇,但只有一个结局,就是在一起。

 

The End. 

 

 

 

 

 

评论(30)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