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_HUAN游世界

愿逐月华流照君。

【好桃】怒火五道口(上)

小动物AU


主要人物兽化预警!


不要问我为什么动物要叫人的名字,也不要问我谁给他们起的名字,拒绝回答。


+++++++


黄子韬是一只猫。但黄子韬不是一只普通的猫,他有着水光溜滑的斑点状花纹皮毛,修长健美的四肢,和闪闪发亮的琥珀色眼睛。黄子韬是一只血统纯正的豹猫,只有六个月大,今天刚刚被居住在五道口附近胡同深处一幢红色小楼里学爵士舞的女孩儿带回了家。

 

五道口附近鱼龙混杂:有省吃俭用、行走于旧书摊的可爱学生;有背着吉他穿梭于各酒吧的摇滚歌手;有骑着淘来的二八式自行车,拿腔拿调练习中文的外国人;还有在废弃工地围墙上涂鸦,随着用老旧录音机播放的嘻哈音乐在街头起舞的舞者。

 

红色的小楼是一幢很有些年头的二层建筑,红色砖瓦盖起来的,楼前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墙也是红色的。主人在院子里放置了水瓮秋千,种了好些绿色植物,固执的在人群嘈杂的城市中心隔绝出安静的一方天地。

 

学爵士舞的女孩儿叫淡淡,去年夏天毕业于附近的艺术类高校,现在在一家舞蹈沙龙做老师。她的梦想是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开舞蹈工作室,慢慢越做越大,做出影响力,然后创建属于中国人的街舞协会,把自己所热爱的事业在这片古老却充满活力的土地上传播开来。

 

追梦的过程中,淡淡偶尔也会感到疲惫又孤独,于是她便常常在下班后去舞社旁边的宠物店观看毛茸茸的小动物来排解压力。终于她在一个雨过天晴的午后,邂逅了刚刚入住店内的纯种豹猫黄子韬,他那双琉璃般剔透的眼睛和绵软的叫声让淡淡毫不犹豫的掏出了信用卡,从此不再孤单,荣升有猫一族。

 

黄子韬很喜欢这个新家。他出生没多久就被从妈妈身边带走,装进了保温箱,长途跋涉来到陌生的宠物店。他觉得带他回家的女孩儿笑起来很阳光,抚摸他的手很有温度,她的住处也布置的整洁而又温馨,还有一个舒适的院子,可以供他尽情嬉戏玩耍,在阳光中打滚儿。虽然他还年幼,但懵懂之中他觉得,这就是幸福的样子了。

 

淡淡觉得黄子韬伶俐机敏,又通人性,索性不拘束他的活动。于是黄子韬便常常顺着房屋的排水管爬到院墙上面,团成一个毛乎乎的球享受阳光。今天淡淡照例去上班了,黄子韬又爬上了院墙,正当他伸着懒腰打着哈欠时,突然听到墙外的胡同深处传来几声高亢的猫叫和低沉的犬吠。

 

黄子韬自从被淡淡带回家,除了水瓮里的锦鲤还没有见过别的动物,好奇心驱使着他壮了壮胆子,轻盈的跃下院墙,竖起耳朵,一边谨慎的注意着四周环境一边朝着声音的来源跑了过去。

 

离声源越来越近了,黄子韬赶紧藏匿在一堆垒着的的瓦片后面,悄悄的探出头往胡同尽头望——原来是一只猫和三只狗,他们面对面站成两队,不像是在打架倒像是在谈判。那只猫体型要比黄子韬大的多,通体雪白,一根杂毛都没有,看起来身手矫健。白猫身侧站着一只毛色黄白混杂的小猎犬,他很高大,四肢苗条却肌肉发达,正冲着对面的两只杂毛狗低低吠着,露出两颗尖利的犬齿。

 

黄子韬小心翼翼向前挪动,想靠近他们一些好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却不小心碰到了摞在高处的瓦片。瓦片哗啦啦落下来,黄子韬赶快跳开。他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的敏捷,就发现不远处那一只猫三只狗已经齐齐把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白猫看到了黄子韬,缓缓地向他走了过来,剩下三只狗互相望了望,也跟了过来。

 

黄子韬傻傻站在原地,白猫越走越近,黄子韬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他的脸圆圆的,有一双很大很漂亮的冰蓝色眸子,鼻子粉粉嫩嫩,怎么看都非常的可爱,虽然他此刻面无表情,看起来无比的高冷。

 

白猫走到距离黄子韬半米的地方站定,和黄子韬对视。黄子韬很没有出息的咽了下口水,大着胆子开了口。

 

“大哥你看起来挺帅的”,黄子韬真诚的说,“我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讲话的”。事实是距离太远我什么都没听到,黄子韬在心里暗暗吐槽。“我叫黄子韬,就住在附近,新搬来的”,黄子韬接着说,“听见有动物的声音想交个朋友。”

 

白猫的表情一下子就软化了,他有些欢快的竖起了尾巴,咧开嘴巴朝黄子韬露出了一个对猫来说很有魅力的笑容。 “我叫杨文昊。”他晃晃脑袋,示意后面的小猎犬也站过来。“这是林梦。”杨文昊用尾巴抽了抽小猎犬的前腿,介绍道。

 

“嘿嘿嘿。”林梦憨厚一笑,“我和昊子刚刚是在和别处来的两个哥哥讨论明天的比赛安排。”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两只正伸出舌头表示友好杂毛狗,“没吓到你吧小朋友。”

 

“没有!”黄子韬这下放松了起来,耳朵也微微耷拉了一点。他年纪还小,耳骨还不是很硬,只有紧张的时候会把耳朵竖起来。他看向林梦,琥珀色的眼睛在太阳下熠熠生辉,“你们说的比赛是什么?我也可以去看吗?”

 

To Be Continued.



评论(26)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