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_HUAN游世界

愿逐月华流照君。

【好桃】像太阳一样

现实背景预警!

喜欢胡思乱想,在心里偷偷写小作文的闷骚巨蟹杨老师出没预警!

 

关于最近一周的现实向脑洞。

时间设定是卡夫C世界Party第二天。

 

写后半部分的时候背景音乐是陈奕迅的《富士山下》,欢迎配合食用。

他们是彼此的,OOC是我的。


+++++++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日子,天气晴朗,气温适中。对于这几天都因为北京闷热的让人心烦意乱的初夏叫苦不迭的北京人民来说,这样的日子算是老天难得的馈赠了。

 

难得天气好,又赶上周末,京郊连片的创业园里,各色业主和租客从大清早就开始忙忙碌碌的活动起来,准备着迎接从城市各个角落赶来度过文艺双休日的年轻人们。

 

坐落在中心位置的威博兰门店自然也不例外。从早上五点,店里就全员出动,清扫卫生,布置橱窗,一行人忙得热火朝天,却惟独没有看见一个人的身影。

 

“失踪”了一早上的威博兰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文昊,此时正坐在门店顶层天台的一个花坛宽阔的边缘上,手上点燃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扭着身子望着花坛里生机盎然的绿色植物发呆。

 

已经接近上午八点了,太阳渐渐爬了上来,缺少遮挡物的天台瞬间就被阳光笼罩住,空气的温度也开始直线上升。所以当杨文昊回过神来时,他脸部白皙的皮肤已经微微发红,额角也渗出些细密的汗珠。

 

熄掉快烧到手指的香烟,杨文昊叹了一口气,索性就地躺倒,把上来时随手抓着的渔夫帽扣在脸上,在自己营造出来的闷热的黑暗中继续思考他从昨天晚上就开始纠结的事情。

 

黄子韬会不会,生我气了呢?

 

杨文昊自认为,他这样猜测是很有道理的,因为从昨天下午卡夫的C世界Party结束以后,黄子韬就再也没回复过他的消息了。

 

他们昨天最后的对话杨文昊已经熟记于心,虽然他一向记忆力不好,常常丢三落四,但是任谁盯着微信界面反复读几句简单的对话几个小时,也会把它们记得一字不拉的。

 

黄子韬上一次给杨文昊发微信是在卡夫的活动结束以后,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一看我就知道你是在照着念”,他写到,跟着还又发了三个标志性的微笑着的便便表情。

 

杨文昊看见并回复的时候已经傍晚了,“那个广告语实在太不容易讲了”,他回复,“你到家了吗?”

 

然而黄子韬就再也没有理会过他了,直到今天早上。杨文昊从昨天晚上十点多就开始隐约的担心,因为从他和黄子韬认识开始,每天晚上这个时间都是他们心照不宣的的聊天时刻。除了录制节目时黏在一起的夜晚,其他的日子里,黄子韬都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来电话甚至是发出视频邀请,向他诉说这一天的经历,和他分享所有开心的不开心的体验。就算是黄子韬在戛纳的时候,隔着1/4个地球,六个小时的时差,这样的交流也不曾被搁置过。

 

可是昨天晚上,专属于黄子韬的电话铃声,整夜都未曾响起过。杨文昊本不擅长与人交心,却早已习惯两人直接直接热烈的沟通。他想主动拨通黄子韬的号码,却又怕打扰那人和父母难得的相聚。一整晚,杨文昊心里便像揣了个蹦蹦跳跳的兔子,不安的很,吃不下,也睡不着。

 

黄子韬那边一直没有消息,本来就如同夜行性动物般生活的杨文昊更是有了理直气壮熬夜的理由。杨文昊一直捧着手机等到了下半夜,其间看完了两部一直想看的文艺片,但是到最后,他也没等到黄子韬的任何动静。带着心事,这一夜杨文昊都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天蒙蒙亮,他便爬了起来,破天荒的早早来到公司,简直吓坏了整个门店的同事。

 

杨文昊的忐忑和猜测也不是完全无端的。毕竟昨天发生的变故甚至让黄子韬有理由大发雷霆一场,杨文昊深吸一口气,一边从盖在脸上的帽子顶端的透气孔感受阳光带来的一丝明亮,一边继续思考昨天发生的事情。

 

杨文昊是本应该搭乘前天晚上的飞机从北京飞往上海和黄子韬一起参加卡夫的活动的。主办方本来只邀请了黄子韬这位全球代言人,可是五月的全国巡演暂时告一段落后,黄子韬担心他力捧的几位西泡泡大神在节目里好不容易积攒的人气会在曝光率低的时期被消耗掉,于是和主办方要求让杨文昊做特别嘉宾,和他一起做活动。买一送一的划算生意主办方自然不会拒绝,但谁能想到,万事俱备了,最后居然只差一股东风。

 

真的是东风啊,杨文昊失神的想,一股能把飞机送上云霄的东风。飞机是前天晚上的最后一班,于是杨文昊在那天下午就磕磕绊绊的收拾好了行李,早早到了机场。谁知道临起飞前,他居然被通知因为天气和航空管制的双重原因,他所要乘坐的那班飞机被取消了。杨文昊没有办法,只能当场把航班改签到了第二天,也就是活动当天的早上。

 

还是缺少赶通告的经验啊,回忆到这里杨文昊有点懊恼,没成想第二天天公仍然不作美,北方普降暴雨,航班大面积延误,他最终还是没能赶到活动的现场。卡夫的主办方在接到消息后,派遣在北京的工作人员来给杨文昊录了一条小视频,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黄子韬得知这个消息时,似乎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但也可能是因为他那时已经累的生无可恋了,杨文昊暗自在心里分析,毕竟黄子韬为了准时参加卡夫的工作在前一天专程从戛纳驱车四小时赶往米兰搭乘回上海的班机,经过中途一次转机后,早晨落地在上海时一定已经疲惫不堪了。


当时接到刚下飞机的黄子韬的来电时,已经从首都机场回到家里了的杨文昊不由得一阵心虚。黄子韬在电话里面的反应异常平静,只简单询问了杨文昊改签的过程,又简单的表示了一下惋惜。

 

“太可惜了,昊昊。”黄子韬说,“本来都安排好了的。”杨文昊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他想给黄子韬道歉,但似乎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他又想问问黄子韬累不累,饿不饿,但好像又觉得这种苍白的问候过于无力。

 

沉默蔓延在听筒之间。杨文昊记得当时自己觉得那几秒钟的时间都好像无比漫长。“还以为能见到你的”,黄子韬终于又开口了,“我挺想你的。”

 

“韬,我其实…”杨文昊刚要回答,黄子韬那边就传来了助理催促的声音。“好了,回头再和你说。拜拜昊昊。”黄子韬匆忙讲了一句,然后电话就被挂上了。杨文昊后来又发了个微信给黄子韬,嘱咐他好好吃饭休息。黄子韬没有马上回复他,再后来的回复便是那最后嘲笑杨文昊录视频跟读的一条了。

 

其实只从这些细节里是完全看不出黄子韬有生气的迹象的。杨文昊把帽子挪动了一下,只盖住鼻子以上的位置,好让自己能在闷热的空气里呼吸的顺畅一点。其实我只是在虚心而已,我自己知道,杨文昊想。

 

只有杨文昊自己知道,活动那天早上,当他在首都机场听见广播里宣布他所要搭乘的航班最终被取消的时候,他反而感到松了一口气,浑身的压力好像都减轻了一点点。虽然这一点轻松最终是被对黄子韬的思念和愧疚淹没了。

 

杨文昊要去参加卡夫活动这件事,其实是节目结束之后就定好的了,虽然活动前一天主办方用了些不怎么道德的营销手段提高了销售额,但仍不影响杨文昊兴致勃勃的期待自己和黄子韬一周“异国恋”后的相聚。杨文昊有些雀跃的打点衣物,嘱托助理订机票,但是他的兴奋在无意点开主办方微博下的评论时都转化成了忡忡忧心。

 

杨文昊一直都知道,黄子韬有一小部分粉丝不喜欢他。杨文昊虽然不赞同那些粉丝激进的言论,甚至很是憎恨她们对自己的恶意中伤,但不可否认他也是可以理解她们的心情的。

 

“毕竟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呢?”杨文昊自虐般深深吸了一口闷热的空气,在心里说。所以当得知航班最后还是被取消了的时候,杨文昊还是在心底的五味陈杂中品出了一点点庆幸,庆幸他不用接受那些无端的指责。但同时他也有一点点不甘心,不甘心他和黄子韬的第一次双人活动就这样泡汤了。接着杨文昊又想到这次去不了上海,他再见到黄子韬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毕竟他刚刚签了公司,威博兰也才注入了大笔资金,再加上24号的街舞十强赛,他最近的时间表已经排的不能再满了。于是那一点小小的庆幸,很快就被无边的懊恼和思念取代了。

 

但黄子韬整个下午和晚上都没有再理过他,让杨文昊不禁怀疑,黄子韬是否已经察觉了他竟然有过这样狭隘的小心思。“这真的太不帅了!”杨文昊哀嚎一声,坐了起来,帽子被他甩在了地上。重见了天日杨文昊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已经乌云密布了起来,好像又在酝酿着一场暴雨。

 

世界仿佛瞬间变得昏黄,天边隐隐有打雷的声音传来,沉闷的空气浮动,只有一丝丝风淡漠扫过。杨文昊看了看花坛中微微摆动的雏菊,不觉想到凌晨熬夜看的那部日本电影里女主人公俗套的扯着花瓣猜测暗恋的男孩儿心思的场景。杨文昊抿了抿嘴唇,看了下四周,确定没人上来,便伸手也拽了一朵下来。

 

我真的好傻啊。杨文昊一边一片一片的揪雏菊的花瓣,一边给自己下定义。这朵雏菊不多的花瓣很快就被揪的只剩一片,杨文昊突然意识到,他并不知道剩下的这片是预示着黄子韬的确在生气还是自己想多了。

 

泄愤般的将只剩一片花瓣的花茎甩回花坛,杨文昊掏出手机查看。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他已经在天台呆了一个多小时。黄子韬还是没有回复他,但是他的助理倒是发了微信,提醒他九点半会来威博兰接他去拍摄杂志。杨文昊扒了一下头发,把地下的帽子捡起来戴回去。起身下了楼。


来到拍摄现场,杨文昊立马被紧张的工作气氛感染,投入了准备工作中。但是等待化妆的间歇,他还是忍不住给黄子韬发了一条微信,问他起床了没有。黄子韬依然没有回复,这下杨文昊如同那朵被他扔了的雏菊一样,彻底蔫儿了下去。

 

接下来的外景拍摄中,杨文昊一直眉头紧锁,整个人冷着一张脸,仿佛在配合着阴沉的天气。虽然雨一直将落未落,杨文昊的心情也不甚明朗,但幸运的是这次拍摄的主题就是要展现杨文昊忧郁的一面,于是杨文昊意外因为这低落的心情格外顺畅的完成了拍摄任务。

 

走出拍摄场地,从助理那里拿回手机,杨文昊意外发现,手机上居然有一个属于黄子韬的未接来电。杨文昊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被注入了温暖的力量,抓着手机的手都有点微微颤抖。他立马给黄子韬回了过去。

 

电话拨通了,平时感觉再普通不过的提示音这时好像每一声都敲打在杨文昊心上。三声以后,电话终于被接了起来,杨文昊瞬间紧张的连呼吸都快要停滞,他紧咬着下唇,就听到那边说话了:

 

“喂,是昊昊呀。”黄子韬的声音像平时一样低沉和黏腻,可能是睡了太久的原因,还带了一点点微微的喑哑。“我太累了,这一觉就睡到了中午。”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问,“你在干什么呢?”

 

“在拍杂志,刚拍完。”杨文昊努力压抑着声音中的喜悦,不想让黄子韬听出异常。意识到黄子韬没有如他所想的在和他赌气,如释重负的感觉一下子让他似乎全身都轻盈了起来。

 

接下来的对话自然和之前每一次一样让杨文昊感到舒适和愉悦。当杨文昊在助理的催促下依依不舍的挂断电话准备和摄制组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心里便又充满了欣喜和满足。不知情的导演和摄影师以为他之前的忧伤只是在为拍照酝酿情绪,还连连夸赞他是演戏的好材料。

 

和工作人员一起走出大楼,来到室外,杨文昊才发现,这场雨居然最终没有落下来。乌云都飘散了,太阳正挂在天空中偏西的位置散发它的热度,照耀着一切事物,光焰万丈长。

 

他就像我的太阳一样,杨文昊想,虽然不知道暴雨还会不会来,但我心里每个阴暗的角落终将被他照亮。

 

 

The End.

 

可能会有个黄子韬角度的小番外。

但不要期待。

 

本篇大概是我看好桃这对cp的一个特别的角度。

以此献给我光芒万丈的金牛座阿桃,我小心翼翼的巨蟹座杨老师,和我最近很丧的群友桃露老师 @桃露露 和北北老师 @北北 。

 

爱每一个用心阅读了这篇无聊但很长的文章的人。

 


评论(21)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