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_HUAN游世界

漂流在北美。

立个flag:考完试先复健狄尉,再复健好桃,并且开始搞我们碴👌此处应有狗头@707 

送给我的好桃:


就算我会cp毕业,但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三个字,一辈子。此路山高水长,但如若双肩两块空地,安放着勇气和毅力,那么未来可期。


 

忍不住想占个tag,别介意!(捂脸

永远太遥远,言辞可以比烟火还绚烂,但杨老师说过的一辈子就是一辈子,纵使人潮拥挤也绝对不会改变。此生都不会辜负相遇。爱他们!❤️

我和他一样,都是心怀侥幸的普通人。他的故事是每个在自己领域中做的出色的人的血泪史。也算过了没繁华红毯的少年时代,有自己热爱的事业,有二三挚友相陪,抱着宣传的态度参加一档节目,也能意外收获无数真心追随和心灵相通的知己一位。这样就真的很幸福了。我自问心比天高,却没有付出等价的努力。天上的星星我也许此生是够不到了,但希望你有一天可以和他同辉呀我的杨老师。


之前杨老师回避话题的时候,有多少人多少次觉得是韬韬单方面的在付出一腔热忱;演唱会后,又有多少人认为杨老师的感情带着些飞蛾扑火的悲壮?其实我们都是这段“别人不懂”的感情的旁观者,但很幸运起码我们都带着最真实的爱意。就像我昨天回复一位姑娘的那样,趋光是我们的天性,太阳的光和热是一定会灼伤他的小爪子的,但他从中汲取的温暖也一定是会烘干他努力前行时汗湿的皮毛的。


喜欢他们真好啊!不管未来怎么样,都希望他们一切顺遂如意。金字塔尖站不了几个人,足够优秀才能和他们相遇。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吧伙伴们!希望大家都一路相陪,前程似锦。


 送给我的七七。@707 



【好桃】激情瞎写

真相是真啊!
你一定也想把真相宣之于口,喊他姓名再诉说爱意吧!我的杨老师!
你那么委委屈屈的,但你觉得你本不该觉得委屈。他忙你也忙,你们都不是耽于小情爱的人。你们有自己的担当,有值得自己奋斗的事业。但你有没有在练舞疲惫的时候瘫坐在地反复翻看收件箱期盼来自他的短信?
全世界都以为是你的偏执让你们越走越远,全世界都觉得你不可能去他的演唱会了。你不解释,因为沉默即能保护他,又能保护你们的感情。
其实你很想他,想念到一看见他,那些相思都会化作实质,化作那些控制不住的触碰和带着爱意的眼神。
流言蜚语,思念成疾,你都自己承受了。只睡三个钟头你还是去了。你看见他了,他从头到脚都是你喜欢的样子。当他说起忘记给你发短信,在这万众瞩目下亲口祝你生日快乐的时候,你那颗纠结的心终于放松了。有委屈吗?可能也有吧,但在这一刻,只要见到他,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你的身体就又仿佛被注入了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和毅力。
毕竟他是天上的星啊,就算你牵过他的手,抱过他,吻过他侧颈,就算你们的心曾经紧贴在一起,可是所爱隔山海啊。所以你跨过高山大河也要来和他相聚。
他就是你的太阳啊,可以毁灭一切的不安和负面情绪。
三个字,一辈子。既然像你这样内敛的人都说出这样郑重的承诺了,你们就一定一定会永远在一起。

昊昊他真的把一切都憋在心里,沉默着自虐般的一个人抵挡着流言蜚语。连子奇哥哥都憋不住发了微博故事,可昊昊真的忍到最后上台的一刻。巨蟹的爱情太可怕了,永远在伤害自己。幸运的是他没有只是在感动自己,因为这段故事的每一位观众最终都真实的感受到了隐忍却汹涌的爱意。谢谢你,我的韬韬和昊昊,这场开局就如同偶像剧一般的感情中的两位男一号。我爱你们(捂心口

啊啊啊啊保佑某人别迟到!!!保佑我的cp正常发糖!!!

8012年了还有人写脑瘫,而且还要拉上我家昊昊。好糟心。🙄🙄🙄

十天(十)

狗语翻译器哈哈哈!妈耶还以为韬韬要反攻成功了呢!这个不算结局的结局真的是看的我笑中带泪!但我还是控制不住想起来昊昊小时候那个“武术街舞”的视频哈哈哈!

叶二

接龙文:同一内容不限文体及题材随意创作


(一起写一篇作品  每个人随意发挥  但要承上启下)


第一天       @hsngsneuwbf

第二天       @花海_HUAN游世界

第三天       @全幼儿园最可爱🍭 

第四天       @桃露露 

第五天       @美人唐三十 

第六天       @桃纸-ll 

第七天       @db瞌睡虫 

第八天       @闻亦璋VTBT 

第九天        @招福卷er 


前面几位太太脑洞太大了,我脑洞叶二这个名号不要也罢!还是跪着写完了,如有bug我也不改了!亲亲楼上九位太太,大家都辛苦了!



---------------------------------------------------------------------------------------



“我们分头行动,你去找预言家T,我和子奇他们会合。”

 

 

“好,但是……你不会有危险吧?”

 

 

杨文昊看着爱人担忧的脸,扳着他的后脑将他的脸贴在自己胸前,揉乱他的头发又在他的额头印下一吻。

 

 

杨文昊又何尝想这么快离开久别重逢的小家伙,但王子奇他们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他必须将情报带给他们。

 

 

暂别是为了长久的重逢,只有这一次挺过去了,他们才能有以后的朝朝暮暮,来倾诉久别的思念。这一点无需多言,他们都懂。

 

 

“韬儿!”

 

 

黄子韬启程时听到杨文昊在背后喊他,一回头,撞进一双含泪的笑眼。

 

 

“等一切结束,就嫁给我,好吗?”

 

 

黄子韬鼻子一酸,努力眨了两下眼,嘴角扯出大大的笑容。

 

 

“傻瓜,不要立这种FLAG啊喂!”

 

说完黄子韬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前走,酷酷地朝身后摆了摆手。

 

 

与此同时他强忍住眼泪,那只红眸中无数的信息闪过。他必须找到预言家T,必须打败大魔王X,然后,和昊昊一起回家。

 

 

昊昊,等着我,一定。

 

 

---------------------------------------------------------------------------------------------------------------- 

 

 

一年后。

 

 

北京市锅底坑县三堆牛屎村。

 

 

“昊昊你快看,我行李箱里带了狗语翻译机,这次就算你变成狗,我们也能实现跨种族的交流!”

 

 

“林梦你笑什么笑!你被猪追的照片我可还留着呢,想回忆一下吗?”

 

 

“石头哥你怎么又来了,嫂子又带娃回娘家了是不是?”

 

 

“子奇景行,别玩大青虫吓唬林妹妹了,我箱子沉死了快帮我搬过这道门槛!”

 

 

最终还是黄子韬一个人将行李箱搬过了高高的木头门槛。

 

 

“你们太坏了,怎么都不帮忙呢?”

 

 

“你们,在哪儿呢?”

 

 

黄子韬抬头,满脸泪痕。

 

 

偌大的屋子,除了他以外,空无一人。

 

 

一年前,他很顺利地找到了预言家T,事实上T也在找他。T是一个白发黑袍戴面具的男子,声音低哑。

 

 

然而当他们赶到时,却看到了最残酷的画面。

 

 

他的爱人,他的伙伴们,在X张狂的笑声中,躺在地上不动了,他们的身下开满了触目惊心的鲜红色花朵。

 

 

黄子韬的世界在那个瞬间变成了黑白默片。

 

 

“等一切结束,就嫁给我,好吗?”

 

 

只有言犹在耳的,爱人对他说的最后的一句话,一直在耳边回荡个不停。

 

 

骗人的吧。

 

 

一道红光朝黄子韬袭来,黄子韬不躲不闪,甚至没有闭上眼睛。

 

 

林梦猥琐大叔般的笑脸。

 

 

石头不露声色的笑脸。

 

 

景行性感迷人的笑脸。

 

 

子奇眯着狐狸眼小天使般的笑脸。

 

 

昊昊的笑脸。

 

 

昊昊迷路时的蠢样。

 

 

昊昊跳舞时散发的荷尔蒙。

 

 

昊昊爱捏自己脸颊的温热手指。

 

 

昊昊啊。

 

 

如果死了的话,就又能见到你们了吧。

 

 

痛。

 

 

黄子韬皱了皱眉,眼睛睁开,却被阳光刺激得眯缝起来。

 

 

“韬儿,刚才手机没拿住砸你头了,痛不痛?”

 

 

一双手抚上黄子韬的额头,轻轻地揉着。黄子韬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先映入眼帘的仍是牛屎村民宅的格子窗。然而当他看清了自己上方那张脸,心脏停跳了一秒。

 

 

枕在杨文昊腿上的黄子韬一骨碌坐起来,呆呆地看着他。

 

 

“怎么了?做噩梦了?”

 

 

杨文昊捧着黄子韬的脸亲了一口,然后被黄子韬以饿虎扑食的姿态紧紧抱住。

 

 

“是啊,很可怕,很可怕的梦。”

 

 

黄子韬将眼睛埋在杨文昊肩上,泪水沾湿了他的衣服。

 

 

“多可怕的梦,有林梦可怕吗?”杨文昊笑道。

 

 

伏在杨文昊肩上的黄子韬也笑了,笑声却成了抽泣。

 

 

“你们当我不存在。”

 

 

黄子韬抬头,看到石头坐在角落里看着他们。

 

 

“石头哥!”黄子韬泪目。

 

 

石头愣住了,显然被他的热情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时黄景行和王子奇两个活宝打闹着进了屋子。

 

 

“子韬,别一来就睡觉啊,我跟你说林梦被猪追了,笑死我了。”

 

 

“景行,子奇……”

 

 

“干嘛啊子韬,你这表情怎么好像几年没见我了一样,弄得我好害羞。”黄景行一脸娇羞地躲到王子奇身后。

 

 

“快看,林梦!”

 

 

黄子韬顺着王子奇手指的方向看向窗外,一条狗先出现在院门外,然后是牵着狗的林梦,随着他们进了院子的是两头壮硕的猪。可怜林梦前面被狗拉着,后面被猪追着,绕着院子跑得满头大汗。

 

 

黄子韬忍不住笑了,屋里所有人都笑了,欢笑声塞满了小小的房间。

 

 

---------------------------------------------------------------------------------------------------------------- 

 

 

一个人影静静地走进房间,看着黄子韬在睡梦中发出低低的笑声,伸手替他抹了抹脸上的泪水。

 

 

黄子韬睡醒后一直在发呆,看到房间里多出一个人也没有开口问一句。

 

 

“黄子韬,看来你身体恢复得不错,能自己从医院跑出来了。”

 

 

“T,谢谢你救了我,虽然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的能力已经因为受伤而受损了,现在的你比普通人还要虚弱几分,上次大战让X逃了,虽然他也受了重伤,你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T,我作了一个梦,梦见现在的场景才是梦,醒了,就能见到昊昊,过上以前的生活了。”

 

 

黄子韬抱膝坐着,将自己蜷成一团,T伸手轻轻放在黄子韬的头顶。

 

 

“你这么希望,回到过去吗?”

 

 

“我……希望。”

 

 

“你知道为什么我被称为预言家T吗,其实我本就是一个来自未来的人,如果你下定决心要走上和我一样的道路,我可以帮你。”

 

 

T所拥有的时光机,看起来像一个造型精致的旧式手表,黄子韬仔仔细细观察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就算你回到过去,也未必改变得了结局,反而可能因为那条世界线上出现了两个黄子韬而引发混乱,尽管这样你还是要去吗?”

 

 

“我确定,请让我回到出发去旅行的那天吧。”

 

 

黄子韬说着,闭上了眼睛。

 

 

T调好了时间,将表盘对准黄子韬,一束光从表中射出,打在黄子韬身上,黄子韬感到浑身轻飘飘的,就要被吸进表盘里。

 

 

这时,T伸出手,将发条用力多拧了一圈。

 

 

“你做什么?”

 

 

黄子韬惊叫道,身体却不受控制地离开了地面。

 

 

“你是谁——”

 

 

被吸进时空隧道时,黄子韬大喊出这句话,却已永远得不到答案。

 

 

T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房间,伸手摘下面具,露出一对美丽的桃花眼。

 

 

是黄子韬的容貌。

 

 

“你还是去负责幸福吧,改变世界的任务,还是交给我吧。毕竟我已经……失败了太多次了。”

 

 

T苦笑了一下,重新调整了表针的位置,将表盘对准自己,按下了按钮。

 

 

黄子韬穿过了一条长长的隧道,最终凭空出现在了一所学校门口。

 

 

这里是哪里,不是家里也不是牛屎村,怎么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是时光机出问题了吗?

 

 

黄子韬疑惑地望望四周,看到校门口挂着一个红色条幅:热烈祝贺03届考生高考成功。

 

 

03?2003年?黄子韬感到头脑一阵发懵,跌坐在地。

 

 

03年是什么概念,没有概念,他那时还在上小学啊!

 

 

放学铃声响了,一大批高中生从校园中涌出来,在人山人海中黄子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身影,忍不住看得出了神。

 

 

--------------------------------------------------------------------------------------------------------------- 

 

 

杨文昊是个普通的高中生,过着普通的校园生活,除了元旦联欢会上能跳个舞引得全校师生尖叫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了。

 

 

在同样普通的一天,他遇见了一个人。

 

 

这个人坐在他学校大门口的地上,杨文昊一眼就注意到了他,却没有理会,毕竟那人的样子不像是落魄到需要别人的帮助,却在准备淡定路过时听到了那人的喊声。

 

 

“昊昊。”

 

 

杨文昊不知道叫的是不是自己,好奇地看了过去,对上一双火热的眼睛。

 

 

杨文昊还是和那个奇怪的人一起坐到了公园长椅上,那个人不说话,只是一直一直地看着他,看得他耳根发红。

 

 

要是其他人用这样的目光看他估计早就挨他一拳了,可是这个人……长得实在好看,就姑且原谅他吧。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哥哥。”

 

 

那人不知为何脸上浮现出恶趣味的笑容,让杨文昊看得一阵胆寒。

 

 

“说名字。”

 

 

“我叫黄子韬,你可要记住了。”

 

 

记住了。杨文昊心想。

 

 

离别时黄子韬要了杨文昊家的地址,说会去找他的。

 

 

“还是别了。”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暗暗期待着,这一点仿佛也被那个黄子韬看穿了一样。那个人,好像很了解自己。

 

 

还是下次见面时问清楚吧。

 

 

然而就这么等了一个月,杨文昊再也没见过黄子韬这个人,杨文昊甚至怀疑这个人的出现是不是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又或者他只是逗逗自己,那么好看的人,怎么会和自己有瓜葛呢。

 

 

杨文昊想着,郁闷地关掉了电视,准备写作业。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杨文昊打开门的瞬间愣住了。

 

 

“嗨,昊昊,我来了,伯父伯母在家吗?”

 

 

一个月不见,黄子韬好像黑了一些,手里拎着个大袋子,探头探脑地进了杨文昊家,一点没拿自己当外人。

 

 

“我一个人住。”杨文昊愣愣地说。

 

 

“这么厉害啊,一个月不见想我了没?那天你走了我才发现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没办法先打了一个月的工,刚发工资就来找你了。”

 

 

黄子韬一屁股坐到沙发正中间,拆开袋子将一包包零食码在面前。

 

 

“你看我给你带吃的了,哇都是童年回忆啊,这是什么,掌上脆,中华丹,哇塞好多年没吃过了!”

 

 

“这都是小孩子吃的。”杨文昊嫌弃道。

 

 

黄子韬美滋滋地拆开一包辣条放一根在嘴里,幸福的表情让高中生杨文昊觉得他徒有二十多岁的外表,内心三岁不能再多了。

 

 

“你吃辣条吧,我要吃饭了。”

 

 

“啊,我给你做饭去!”

 

 

照顾高中生的使命感让黄子韬大义凛然的起身,又被杨文昊按了回去。

 

 

“算了吧你,还是我来吧。”

 

 

杨文昊做的饭很简单,清水煮挂面,加了个鸡蛋,暖暖地冒着热气。端上桌后黄子韬半天没有动筷子,低头看着这碗面,半晌,两滴液体掉进了碗里。

 

 

“你哭了?”

 

 

杨文昊懵懵懂懂地觉得眼前的黄子韬似乎总是很开心,却又总是很悲伤,想伸手替他擦擦眼泪。

 

 

“哪有?”

 

 

黄子韬抬起头,嘴角扯出大大的笑容,眼睛却红红的,这个表情让杨文昊的心一揪一揪地疼起来。

 

 

黄子韬拿起筷子呼噜呼噜地吃起了面,连汤都喝的干干净净。

 

 

“好吃,好好吃……”

 

 

吃完饭的黄子韬捧着碗不肯抬头,杨文昊走过去,轻轻捧起他的脸,沾了满手的泪。

 

 

“昊昊,昊昊。”

 

 

黄子韬如惊慌失措的孩子般抱住了杨文昊,将脸埋在他略显单薄的肩上,他感到肩膀上凉了一片。

 

 

“好想你啊,昊昊。”

 

 

“只见过一面而已,这么想吗?”

 

 

杨文昊低声的吐槽显然被听到了,黄子韬似是笑了一声,然后侧过脸,在杨文昊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一声脆响,碗落在地上成了碎片。杨文昊愣了一下,连忙挣开黄子韬跑去拿工具来清理。

 

 

心有余悸。好险,心跳的太快了,再这样下去不知道会怎样。

 

 

收拾完这片狼藉,黄子韬却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杨文昊坐到他身边,伸出手,隔空抚摸着这个人的头发,闭着的双眼,挺立的鼻梁,殷红的嘴唇。这嘴唇,曾在他脖子上留下酥酥麻麻的触感。

 

 

他突然收回手,捂住了发红的脸颊。

 

 

黄子韬醒来时看了眼表,已是深夜十二点,卫生间还亮着灯,似乎还传出水声。

 

 

难道他的高中生昊昊在洗澡?成年昊昊的身体黄子韬已经很熟悉了,然而十七岁的身体,让黄子韬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好奇和新鲜感。

 

 

看一眼吧,就看一眼。

 

 

黄子韬悄悄摸到卫生间门口,想悄悄拉开一条缝隙,这时门突然开了,腰间围一条浴巾的杨文昊站在门口抄着手看他。

 

 

“我,那个,要去卫生间。”

 

 

被抓个正着的黄子韬脸红地低下头。

 

 

“是吗?”

 

 

杨文昊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侧身给他让出一条路。

 

 

黄子韬赶紧往里走,却没防备湿滑的地面,脚下一出溜仰面倒地。杨文昊也是一惊,想拉住他却被他拉倒,趴在了黄子韬身上。

 

 

“疼疼疼……”黄子韬龇牙咧嘴地揉着后脑勺。

 

 

“没事吧?”

 

 

杨文昊怕他摔坏了,连忙也伸手帮他揉着。

 

 

黄子韬抬眼,就看到一个半裸的少年伏在自己身上,手臂细细的,还没有后来健壮的肌肉轮廓,也还没有整片的纹身,这感觉好奇妙,明明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人,却好似又变成另一个人。

 

 

姿势很暧昧,气氛很微妙,刚沐浴过的气味很芬芳,少年的皮肤也是白嫩的没有一点瑕疵。

 

 

这很不妙!这是犯罪!但是很快乐!

 

 

黄子韬内心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此时不反攻,难道要等到下辈子吗?从小八岁到大八岁,还想让老天怎么助攻!

 

 

“昊昊,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水汽氤氲中,黄子韬看到杨文昊的脸迅速红了起来,心里欢呼一声有戏。

 

 

黄子韬主动吻上了杨文昊,在杨文昊渐入佳境之时暗戳戳伸手在他身上胡乱摸索起来。

 

 

小孩子说不定现在还是第一次,先让他舒服一下吧。

 

 

良心不安的黄子韬犹豫了一下,已经伸到后面的手又绕到了前面。

 

 

杨文昊的呼吸渐渐粗重,黄子韬有些得意,脑海中已经有了杨文昊在他身下承欢的美好画面,突然身后一紧,熟悉的不安感涌上心头。

 

 

“你你你,什么时候脱了我的衣服?”

 

 

“杨文昊你,你为什么熟练啊!”

 

 

“反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最后嘀咕出这句话后,黄子韬眼角挂着一滴泪睡着了。杨文昊轻轻在他额头落下一吻,将他紧紧抱在怀中。

 

 

“昊昊,不要走……”

 

 

黄子韬的梦话让杨文昊的心一痛。他总感觉黄子韬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经历了很多,这让他感到无能为力。

 

 

没关系,至少从这一刻起的以后,都是属于他的了。

 

 

这就够了,对吗。



睡梦中的人似是回应似的,嘴角微微笑了起来。

 

 

 

 

 



说杨老师什么“怂”啊“从心”啊这种外号的人真的恶心的不得了。这种侮辱人格的叫法麻烦不要从超话带到lof。他一个街舞圈og,有自己的担当和脊梁。叫他这种外号的人掂量一下,看看自己在自己的领域有没有做到他那样的高度,有没有资格评判他的做法。